活动主办

第九届中国(安庆)黄梅戏艺术节
活动主题:
讴歌新时代 启航新征程——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
时间:2021年9月28日至10月8日
地点:安徽省安庆市
主办单位:
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
安徽省人民政府
承办单位:
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
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厅
安庆市人民政府

历届艺术节回顾
名家名段
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黄梅戏文化 > 陈华庆:戏曲音乐 “回归中有创新”
陈华庆:戏曲音乐 “回归中有创新”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6-08-16

人物档案:

  安徽省音乐家协会、作曲家协会会员,安庆市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。曾为《血冤》《知府黄干》《六尺巷》《浮生六记》《靠善升官》《寂寞汉卿》《大清贤相》等几十本大小戏、电视连续剧《巾帼县令》、电影《杜鹃女》(合作)作曲,并担任黄梅戏百段唱腔CD光盘“寻找湮逝的黄梅”音乐总监等。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,第八届安徽省艺术节作曲一等奖、省五个一工程奖、省折子戏调演作曲一等奖等。

  《知府黄干》:最满意也最遗憾

  说起为黄梅戏作曲,陈华庆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他是“半路出家”,跟着当时小有名气的“安庆市黄梅戏青年演出队”学习,直到文革之后大量传统戏的恢复,陈华庆才有了第一次为《孝子冤》(电影《杜鹃女》前身)作曲的机会。

  “从那时起,戏曲就处在一个文化裂变的时代,创新同样是我们戏曲音乐人的追求。”陈老告诉记者,那时候他最满意的作品是2003年为《知府黄干》作的曲,“大段的纤夫号子、舞蹈音乐的加入,合唱、伴唱、齐唱、独唱等多种音乐技法融合,整个音乐很厚重,充满了时代感。”

  《知府黄干》是陈华庆在传统基础上大胆创新的一个成功典型,就连黄梅戏音乐创作泰斗时白林老先生也曾夸赞此曲“音乐做得非常好”。然而,也正是这部作品成为了陈华庆最大的遗憾——因为历史原因,该作品刚演出没多久就被封杀,“对于一个音乐人来说,很痛心。”

  最有意义的事:

  录制《寻找湮逝的黄梅》

  黄梅戏是发源于民间的“草根艺术”, 尤其在解放前基本上处于没有文字、没有乐谱的发展状态,全靠代代艺人口口相传,因而大量的经典唱段也是风格迥异。解放后,黄梅戏音乐工作者对部分黄梅戏唱腔进行了记谱整理,但条件有限,除《天仙配》《女驸马》《牛郎织女》等几部大戏之外,仍有大量脍炙人口的唱腔、唱段被尘封和湮没。

  “重新发掘和记录失传已久的老段子,成为我们这一代戏曲人的共同目标。”2009年,陈华庆与凌祖培、马自宗、王敏、程学勤、王小亚、何成结等一批资深黄梅戏音乐、理论专家学者一起参与了录制百段经典黄梅戏唱腔工程。

  “历时两年多,走访了湖北、合肥、安庆八个县等大量老艺人,一个个地记谱,搜集几百首散落在田野乡村的黄梅戏声乐资料,最后精选了百段传统唱腔曲目,收录进了《寻找湮逝的黄梅》。”陈老回忆说,这些唱腔涵盖了20世纪40年代至90年代末的黄梅戏精品,其中70%以上都是濒临失传的老唱段。

  何谓黄梅戏音乐“传统”?

  “一直说黄梅戏要且必须是在‘传统’的基础上进行创新,这到底是什么概念呢?”陈老皱了皱眉头说,“这个问题,我探索了一辈子,也走了很多弯路,出现过误区。”

  陈老坦言,年轻时给戏曲作曲往往是过于强调“创新”而忽视“传统”,作品容易出现两极分化——年轻人欢喜的老戏人排斥,老戏人叫好的年轻人不卖座,“两头兼顾做得不好,归根结底就是传统与创新结合得不自然。”

  那对于戏曲音乐来说,什么才是黄梅戏的“传统”呢?陈老认为,这是关键。“录制《寻找湮逝的黄梅》的过程,是我们重温经典的过程,同样也是寻找传统的过程。”陈老回忆说,“那些老唱腔焕发着特殊的美感,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,也给了我很多启发。”

  在这以后,陈老始终坚持在“回归中有创新”,《六尺巷》《浮生六记》《寂寞汉卿》《大清名相》等多部作品都颇受好评,其中,《大清贤相》还被选为了第七届中国安庆黄梅戏艺术节开幕大戏。